庭藻

梦里迷路,羞愧无比的间隙,遇见让人心动的你。

我们和他们

他们是毫不费力就引起全部注意的冰山一角。
我们是耗费全部才惨淡不留痕迹的冰川古迹。 ​​​

想问自己,可能喜欢过某个人?
但还是,不要问比较好吧。
那个人,很近又很远。
是藏在心中类似珍惜的感觉
像是我经常会看见的阳光
但这不是爱情哟
不会是那样的
应该是更深一点的关系。

新年快乐
我的第一千次或是第三千次的祈求
你不要听见 ​​​

2018.02.01

难道人在被伤害后,就应该去死吗?
不然为什么总是有人把旧伤疤血淋淋地揭开给我看。
我有想过死的吧,因为你们。
但现在我该庆幸自己没有死吗?因为从来都不相信你们这些人会放过任何一个泼我脏水的机会,现在你们倒是想要团结起来想要污蔑一个我来,赢得受害者的名声和财富,可难道不觉得讽刺么?
受害者是会得到什么?财富与被关爱的目光?
这些都像是刀子在割我一次又一次。
我想当这个受害者么?我拼尽全力的遗忘以前,不还是为了摆脱。
我忘了,是的,我忘了你们并不是人。
而我,在没有得到你们确切的尝到后悔的滋味时,我会看着你们和我一起痛苦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。
我不会让你们得趁的。为了你们自己的生活,你们就可以伤害我,毁掉我好不容易才建成的新生活吗?你们好像忘掉了,以前的我可以一无所有,义无反顾的拆穿你们,现在的我,既然你们想要,我也会出来的,我告诉你们,我不怕,我可以一无所有,只要你们付出相对应的代价。

今天知道了汤玉(汤兰兰)的这个新闻,不知不觉打出了这么多的字。可能每个人写出什么事情都是会有自我投射在上面吧。我是希望她仍然是那个勇敢的姑娘。但其实我在想我可不可以那么自私。就让她成为和我们一样的平凡人。就像她现在有了稳定的生活,爱人,朋友,事业。她的一切现在都在朝好的地方发展。

可是我害怕,可能爱人正在身旁的厨房里嗅着她刚给他煮的汤,不是多么善于夸奖的男人说着也不怎么样嘛,却不经意间让她看见他眼底的开心。她低头翘起嘴角,却在下一刻手机里看到这个消息。一瞬间连对方的话语,神情,什么的都看不见了,整个人都被拖进那个冰冷冷的没有任何人的地方,那里没有施暴的人,没有我们,没有现在,也没有过去的生活。当然那里也没有没有人,那里只有一个孤独的她。

我还害怕,她害怕,不选择公开的她,躲避着一切相关的人事物,悄悄地结束掉自己被正义与好运宠信过一次的人生。

我更害怕,她不害怕,再次选择站在人前的她,被迫放弃一切新生活的她会因为无耻的那一面世界崩溃,因为无论发生多少热点,公众会遗忘,但那就算是火花,在我们普通人的生命中也会把我们极力努力过的一切烧成废墟。可即使历史是再如何相似与广阔的,我们自身不也是只一次的人生吗?

汤玉,你的新名字,希望你也可以借来提醒自己,我们只有一次人生。不需要纵容像牲畜一样的人去毁掉我们。